龙源峡漂流|永修龙源峡|九江龙源峡

永修龙源峡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游玩游记

十月的龙源峡依然是那么美

2018-06-05 19:39:51 永修龙源峡 阅读

2013021716122173499.jpg

   十月,有点烦躁,有点郁闷,于是约上摄友去了趟近郊。 龙源峡离市区2小时车程,当然这是在全程修路的状态下计算出的时间。到达时差不多中午了,寻了处农家乐随便吃了点,开始迎着秋季的暖阳跋涉于丛林之间。门票60.说心里话确实觉得这地方不值这个价。不过出门在外,寻的便是一种心情。60块买一天的心情,也值了。

   总觉得整个2012无论走去哪里都是人少的。这一路上清净得很,几乎遇不上几个人。可能因为去早了,红枫最灿烂的时节尚未到来,有点可惜,因为去那里冲的就是10月枫树的层林渐染。不过没关系,至少阳光是灿烂的,至少心情是飞扬的,至少相机是滚烫的。

   其实每一次的外出都可以在生命中添上新的一笔。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也许是认识新的朋友,也许是见到新的东西,也许仅仅只是走了一条从未走过的道路。

   龙源峡是个很简单的地方,可能都可以用单调来形容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份心情,不是因为那片阳光,这个地方就实在没啥可圈可点的了。

   行走了一段时间,红枫没看到,倒是遇见了许多的豹纹蝶。养蝶人说现在刚好是豹纹蝶交配的季节,于是我们很好奇的在下午1点的日光中对交配中的蝴蝶各种抓拍。摄影其实是一件非常考验耐力的事情。就像这次拍摄,为了拍到一幅交配中的蝴蝶张开翅膀的照片,我们足足蹲守了一个多小时,总结出交配中的蝴蝶只有在落在枝头的瞬间才会张合翅膀一至二次,之后除非将它们赶飞,否则再也不张开了。总结归总结,即使总结出来了,却依然没有抓拍到张开翅膀交配的瞬间。也只能怪自己的定力不足了吧。

2013021716164073499.jpg

   这么鲜艳的毛虫,我想许多人都会认为它是有毒的吧。但是养蝶人告诉我们这就是蝴蝶的幼虫。蝴蝶的一生绝大多数时间都维持在这种状态。这个时候它们还是人人讨厌的小虫子,甚至有些人还会觉得它们很恶心。然而谁又能想得到,数百天后它们将钻进自己建造的保护壳中,进行蜕变的最后一步。

2013021716170873499.jpg

   据养蝶人说,这就是豹纹蝶的蛹。头上有一圈金线,很是漂亮,通体碧玉,阳光照射下很是通透。要是这是玉,那我想一定是一块上等的好玉。蝴蝶的寿命很短,尤其是成蝶以后的生命是非常短暂的。因为蝴蝶的寿命是按照幼虫、 蛹、蝶来计算的。一只蝴蝶也许可以生存到一年,但这一年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以幼虫的状态存在的。当它们还是虫子的时候得拼命的吃树叶,好储存能量,为了破茧的刹那,为了让生命灿烂的盛开。

       难怪人们总爱用破茧成蝶形容一个人的蜕变。其实人的生命也是短暂的,像爱默生的《蜉蝣》“Life is short,and art is long." 几十年的时间,在历史的汪洋大海里不过是水滴几许,或许连这水滴几许都谈不上,毕竟没有水滴又哪里来的大海?但是没有了人类,时间依然在流逝。于是我们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有的说“活着便是有意义”,有的说“重如泰山才有意义”,还有的说“尽欢就是有意义”…… 我想这也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吧!究竟怎样才算有意义呢?一百个人恐怕得有一百种答案。其实,你觉得有意义,人生它便有了意义;你觉得没意义,那么再有意义的人生对你而言都成了没有意义。这么说确实是唯心的,但人难道真的除了物质就什么也不是了吗?这个世界难道真的“除了物质什么也没有吗?” 

2013021716223073499.jpg

2013021716230073499.jpg

   我承认考研的时候要我讨论这个问题真的让人为难了。难道在选择题里我能看到这句话而不选吗?难道在辨析题里我能就这个世界除了物质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进行讨论吗?只不过人生不是考试,人生不存在标准答案。我无法想象我的生命除了身体这个物质就什么也不剩了。倘若真如此,那还去追寻意义做什么?有意义和没有意义,会有区别吗?反正除了肉体,我们一无所有。

2013021716233673499.jpg

   成蝶之后,蝴蝶一般只能生存十几天,也许热带蝶还能活得更久。据说它们的寿命和受阳光照射的多少有关。不过,正常死亡固然好,却也不排除遇到天敌,比如蜘蛛。

       弱肉强食向来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即使眼睁睁看见蛛网将蝴蝶缠住,蜘蛛迅速爬过,毒刺一挤,蝴蝶不再挣扎,蜘蛛吞噬捕获的猎物……即使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即使残忍,却不能打断。因为这就是物质,是规则。你救了蝴蝶,便剥夺了蜘蛛的食物来源。生命没有贵贱之分,因为同情弱者便夺去了强者的生存权利,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破坏。 

2013021716240773499.jpg

   万物皆有其守则。对待自然,平心静气的去欣赏就好。马克思说人类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结合。当人类历史发展至今,社会属性愈加的凸显,以至于人们常常忘记自己的自然属性。生存在城市中的我们,每天为生活而忙碌着,是否偶尔也能停下脚步想一想,究竟我们忙了什么?问问自己,你快乐吗?有时候我也会想,就像这只小蜜蜂一样活着不也挺好。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花花草草,每天都忙忙碌碌,不用思考不用感伤。它们的存在对人类而言自然是有意义的,但是对它们自己而言,是有意义,还是没有意义呢?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鱼,焉知鱼之不乐?

2013021716243273499.jpg

   像在这里,这只蜻蜓一样,它每天飞来飞去找蚊子吃,它快乐吗?马克思说低等动物是没有思维的,它们一切的行动都是本能。所以似乎问蜻蜓“你幸福吗?”这样的问题实在有点傻。可是为什么低等动物没有思维高等动物就有思维呢?思维又是什么?思维是否就是在问“你幸福吗?”的时候可以回答“我幸福吧!”?

2013021716250373499.jpg

   如果说树也能思考,那么我想它一定是这世上思考得最勤快的物种。春去秋来,潮起潮落,除了思考,似乎它们也什么都做不了。于是想起三毛,想起她的“站成永恒”。 是吗? 什么样的人才能和她说的那样?从不寻找,从不依靠?

2013021716253273499.jpg

   总要有回归自然的时候,总要有走出空调的时候。吃多了白米饭,总要有些调料品。就像路过一片秋季的稻田。美丽并不难寻,难寻的是看得到美丽的眼睛。物质无关乎丑美,对丑美的评价只在乎人的内心。

   这只是一片再寻常不过的稻田,在农民的眼里,它是收成;在路人的眼里,它是粮食;在我的眼里,它是风景。它和龙源峡一样,只不过一个收门票60,一个免费。

       美丽无处不在,重要的是你是否有一双能够识别美丽的眼睛。下班后,问问自己,除了夜店、电脑和电视,可还有别的什么能让你的内心安宁?如果要说我,就很珍爱每一次外出的时光,尤其是每一次可以看见阳光的时光。“大海是那么的宽广”,《海贼王》里面就是这么说的。这个世界除了海洋,还有湖泊,还有河流,那么这个世界又该有多宽广呢?我想我们不应该仅仅活出生命的长度,是否也该试着活出自己的宽度?

2013021716262673499.jpg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